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新传 > 研究生教育走进死胡同

研究生教育走进死胡同

上传时间:2021-11-24

  北大是万众瞩目所在,有点事就是大事。北大7月8日宣布,研究生保送比例平均再提高7%,占到计划数的50%至80%,也就是说,北大研究生招生的一多半名额给了保送生。这一政策让很多来自普通高校想报考北大研究生的学生感觉“很不公平”,舆论一时大哗。 织梦好,好织梦

  其实,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我能理解北大这样做的心情。事实上,我们学校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论考试,往往外校生,尤其是那些不知名学校来的考生,要比本校生考得好,但一复试问题就出来了,考得好的外校生常常看书却不多,连本专业的一些基本著作都没看过,他们只是把教材和复习材料看得精熟,而且外语和政治,尤其是政治考得好。这样学生,在日后的学习过程中,往往很长时间进入不了状态,甚至难以适应研究性学习的课堂教学。据我所知,凡是名牌大学,都喜欢招自己本校的学生,北大此举,不过是将平时的喜欢变成了制度性的规定。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虽然这种暗中的喜欢以及制度性的规定,自有其道理,但必须承认,这种做法对其他学校,尤其是一般学院中那些希望通过考研来“改换门庭”的学生来说,是一种不公平。但我认为,就目前而言,北大的规定对自己学校的研究生教育质量是有好处的,至少他们的初衷,并非是公然实行校际歧视。

织梦好,好织梦

  其实,我们现在的研究生招生状况是相当令人担忧的。随着大学的连续扩招,学生质量下降,社会上把研究生视为“过去的本科”,连续几年升温,尤其是名校的研究生,更是热门。随着研究生招生寻租力度的加大,招生腐败日益增加,各种糗事层出不穷。从某种意义上讲,社会普遍对学校和教授丧失了信任,很多考生落榜,尤其是那些初试分比较高的考生落榜,首先想到的就是“招生舞弊”四个字,网上许多类似的招生事件,其实未必都是导师作弊,但大家众口一词,百口莫辩。北大这种公开增加自己学生比例之举,估计也会被视为另一种形式的舞弊。 织梦好,好织梦

  教育行政部门面对如此的压力,采取的办法是加大行政监控的力度,尽量使研究生(目前还是硕士阶段)考试高考化——试卷糊名,统一判卷,老师圈禁,甚至统一出题,香港黄大仙的历史试题给出标准答案等等。而且,这种趋势大有蔓延之势,估计不久的将来,博士生考试也会在很大程度上高考化。这种方式的考试,只能有利于那些不看书,从大一开始就一心复习考研的人。把研究生考试,变成另一个层面的高考,等于是消解掉研究生教育最后一点“研究性”。 copyright dedecms

  事实上,在研究生层次,尤其是博士阶段,如果非要有入学考试的话,考试应该是更加个性化的,理所应当赋予学校和导师更大的权力,真正实现学校和导师自主招生,招他们认为应该招的人,不用各种规范化的考试来挡三挡四。无论是外校生,还是本校生,单一的学术尺度,研究生的大门只对爱读书的人敞开。问题是,这样自主之后,学生毕业的出口一定要严,硕士作为博士的一个台阶(职业硕士除外),不用写论文,但博士资格考试和博士论文答辩,一定要严格把关,绝不能像现在这样,只要考试进了门,最后都能出去的“师生联欢”。要做到宽进严出,关键在于,所有带学生的教授,要有这样的自律,有不像样的博士论文从自己手下溜过,意味着耻辱,等于变相的学术不端。 本文来自织梦

  然而,我们现在的学界,没有一个公认的学术标准,也没有形成一个学术共同体,学者没有职业道德,更没有学术荣誉感。很多教授,甚至是名牌大学的教授,自己都不知道学术为何物,在社会科学领域,大量政治宣传的东西,也被当成学术发表,公然排列在学校的学术成果中。有的教授虽然知道什么叫学术,但对于各种学术不端行为,从抄袭到腐败,满不在乎,出了问题,学校为了面子,也不会深究。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生教育,香港正版六肖美人图,实际上已经走到一条死胡同里:都知道研究生素质下降,但为了应付社会舆论压力,还只能在强化入口上打主意,越是规范化入学考试,研究生培养水平就越是下降。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上一篇:徐医附院神经内科王晓龙当选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临床神经电生理专 下一篇:推动研究生教育迈上新台阶